本站提示您,在购买前请提供机动车车架号、图片、配件名称以免报错价格浪费您宝贵时间!
商品分类

商品分类

因网约车偏航跳车女乘客发声

12月4日晚8点28分,王先生的手机接收到了网约车的报警短信,内容显示妻子魏女士乘坐网约车打车途中使用了110报警功能紧急求助。他立刻拨打了妻子的电话,但一直联系不到对方。

几分钟后,妻子魏女士给他回了电话。按照她的描述,自己刚经历了一场跳车事件。因为乘坐的网约车司机一直持续偏航,她多次同司机沟通得不到回应且路越走越偏僻,多次求救之后司机依然没有回应她,情急之下她跳窗自救。

据王先生说,事发后网约车客服曾两次联系他们,客服解释司机回复称,因为修路而需要偏航,并因“不善言辞”而没有回复魏女士的询问。此回复很难让刚经历跳车的魏女士信服,之后他们和网约车公司进行了几次交涉,截至发稿前,王先生表示他们仍不清楚司机偏航原因。

12月30日,上游新闻(报料邮箱:cnshangyou@163.com)也联系了网约车公司询问此事,截至发稿前,网约车公司未对此事作出回应。当地警方则回复媒体称,目前已经介入到此案调查中。

深度还原网约车司机持续偏航事件 当事人:“我的诉求是要真相”

▲网约车司机偏航方向经过第一个可掉头路口。图片来源/受访者供图

沉默的男司机

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,12月4号晚上8点,魏女士在保定白洋淀站下了一个网约车订单,她于8点08分上车,之后司机又去接了一位拼单男乘客。按照魏女士的回忆,整个路上司机一言不发,在把男乘客送往目的地后,他开始偏航行驶。

据了解,魏女士回家的方向位于荣成县板正北大街的南边,按照正常行驶路线,司机应从当地的古城路出来后右转再掉头往南行驶,但整个过程中,司机一直偏航往北行驶。

按照网约车专项调查小组对于家属的回复,该辆车在离终点约800米的位置时出现了偏移,魏女士有第一时间质疑司机的路线,当时司机并没有给出一个正面的回应,在魏女士继续质疑的过程中,调查小组在录音中能听到司机“嗯”了一声,但是并没有给出言语上的回应。

魏女士回忆,车辆往板正北大街北边行驶时,路上有明显的掉头路标且整个向北的行车线都是虚线。“也就是说这个车辆是可以随时掉头的。在我爱人听到导航指示可以掉头时,司机却并没有掉头,我爱人问司机是不是走错方向了,司机没有回复,依然向前偏航行驶,我爱人多次问偏航的原因,司机依然不说话,继续偏航着开。”魏女士的丈夫王先生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他爱人多次示意停车,并多次向司机表达要求停车,司机全程不回复,也不停车。

按照网约车专项调查小组对于家属的回复,事后客服人员曾经询问过司机现场情况,对方告知客服,他在车内有告知乘客因为修路而需要偏移行驶,这一说法在之后调取的录音中被予以了否定。“在魏女士后续继续质疑的过程中,录音中能听到他嗯了一声,但是并没有给出言语上的回应。”网约车工作人员在回复中说道。

记者看到,汽车从古城路出来到达板正北大街后,前方设有围栏,但右转不远处便有一个右转路口,但网约车司机选择继续偏航行驶。

深度还原网约车司机持续偏航事件 当事人:“我的诉求是要真相”

▲王先生手绘的现场路线图。图片来源/受访者供图

跳窗脱险

据悉,魏女士当时坐在车辆后座右侧靠窗的位置。在多次要求下车无果后,她伸手试着打开右后车的车门,“发现右后侧的车门是上面锁着的,打不开车门。当时我爱人已经害怕至极,又打开右后侧的车窗,然后拍打车身。”但魏女士的呼救未引起路人的注意。

王先生说,整个过程车辆行驶方向一直是回家的相反方向。当晚8点28分,在多次让司机停车且向窗外求救无果后,魏女士拨打了网约车平台的一键报警。电话中,民警有询问魏女士的位置,但因为当时天色黑暗,路边也无明确路标,她只能告知对方自己在荣成县。

按照网约车专项调查小组对于家属的回复,在跟警方通完话后,车辆已经偏离了600米,魏女士选择了跳车,从质疑到跳车共2分钟。

据魏女士回忆,她在发现司机准备转向一个暗巷时选择了跳车,那时她依然和警方保持着通话,“晚上8点半,建明道即将直角转弯转到一个极其暗黑的、地图上查不到名字的小巷,仅宽3米。趁着直角转弯,车速最低的时候,不得不采取了从车窗跳车脱险的自救行为。”

警方给家属回复时告知,他们在监控中有看到在魏女士跳车触地时,司机有停车动作,但时间非常短暂,监控中也显示该车辆当晚确实未按照导航行驶。

王先生回忆,他在接到妻子的一键报警短信后,立马给她回拨了电话,但未打通,之后便和网约车客服说明了情况。

大约几分钟后,王先生接到了妻子的电话,“说她已经跳车了,当时我心里一惊,我让她确认受伤没有,我说了两遍,如果没有受伤,跑向人多的地方。”

深度还原网约车司机持续偏航事件 当事人:“我的诉求是要真相”

▲魏女士当晚的网约车订单截图。图片来源/受访者供图

司机偏航原因

据魏女士回忆,自己跳车之后,警方有再次联系她确认其安全,表示会将此情况和当地警方做沟通。

魏女士和丈夫都想知道司机偏航原因。他们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事发当晚,网约车客服曾两次联系过他们,第一次说司机反馈正在修路,所以偏航。之后再次回复称,对于魏女士反映的多次呼救未得到司机回应的问题,司机的妻子解释说因为司机“不善言辞”。

魏女士的丈夫难以接受网约车客服的回复,“司机为什么要这样做?到底要干什么?真实的动机是什么?网约车公司没有给答案。”王先生质疑道。

按照网约车专项调查小组对于家属的回复,在魏女士跳车几分钟后,司机曾主动联系过魏女士两次,但未做相应沟通。对于客服第一次反馈的修路信息,网约车公司也已证实是客服出现了失误。

网约车专项调查小组称,事后司机有给魏女士的虚拟号发道歉短信,但因为系统设置原因,该短信未能成功到达魏女士的手机。

12月5日上午,网约车公司成立专项调查小组后,停止了该司机的网约车服务。工作人员表示,在这之前,跳车未被纳入到安全场景中。12月29日,有媒体报道,网约车安全专员表示,此前与家属提到的安全场景问题已修复整改,目前已经将跳车纳入到安全场景当中,平台正在持续整改当中。

针对司机个人的情况,王先生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警方告知他通过初步调查,还未发现其有精神病史,“我们从警方那里得到的回复是,涉事司机一接触就明显感觉跟正常人不一样。”对此,魏女士和丈夫也质疑,明显和正常人不一样的司机,是如何招募到网约车平台的。

王先生表示,目前网约车公司和警方都没有给出该事件的最新回复。当地警方向媒体表示,他们已经介入调查中。12月30日,上游新闻联系了网约车公司,截至发稿前未得到对方回应。

12月30日晚,魏女士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“我最近心理、身体上都受到了伤害,比较虚弱,我的诉求就是要求真相,要求知道司机到底要做什么。”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
版权声明:内容来于互联网用,本站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侵权内容,请发邮件至xthf1v@163.com删除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400-888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15911529924@163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日,8:30-22:30,节假无休

关注微信
关注微信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
拆车件是原装车上拆车来的汽车配件,原厂原装,并非完美,请先咨询是否有货,莫急于付款! 下单引导